洁心书坊 > 天神殿 > 第八百四十六章:你们不配
    陆大壮原本是有机会可以躲过这一劫的,但是,他不甘心被陆小壮取代自己的位置,不甘心就这么算了。

    他暗中作祟,自己又把自己给作死了。

    事情是这样的。

    陆大壮得不到陆大海的认可,心中十分不服气,他便暗中也找了人去调查长生的事情。

    调查的结果和陆小壮那边一样,也是查无此人!

    陆大壮知道陆大海和陆小壮肯定要去监管部举报,他再去的话,就没什么意思了。

    所以,他决定直接去汴京,去监管司举报。

    而且,他要早陆小壮他们一步,这样,这份功劳,才是完全属于他一个人的。

    就算父亲发怒,也拿他没什么办法。

    当下,陆大壮便和媳妇连夜赶往汴京。

    他们托人找关系,打听到监管司马司长的住址,亲自登门拜访。

    “麻烦您跟马司长说一下,就说我要举报一名逃兵,是跟圣元大陆有关的。”

    陆大壮说。

    守门的护卫让他们两口子稍等片刻,自己则进去通报。

    片刻后,那守卫再次出来,“跟我进来吧。”

    二人被领到马司长跟前。

    “你说你知道关于圣元大陆那名逃兵的事情?”马司长问。

    陆大壮道,“知道,此人现在就在京都。”

    “人在京都,你该去京都的监督司举报才是,怎么跑汴京来了?”

    “是这样的,那人的确是在京都,但是,我来汴京有点事情要办,顺便就在这边举报了。”陆大壮早已想好了借口。

    马司长也没多问,便让陆大壮将要举报的人的信息提供一下。

    陆大壮将事先准备好的长生的资料递给马司长。

    马司长当即让人去查询比对一下。

    几分钟后。

    “马司长,比对过了,系统里面没有这个人。”

    马司长脸色一沉。

    “啪”的一下,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我们的军务系统里面,根本就没有你们说的这个人,你们这是虚假举报。随意举报军务人员,这可是犯法!”

    陆大壮一听,顿时惊的站了起来。

    “马司长,不、不会的,那个人的确是个修真者,我亲眼看到的。他……他这样一下,人就能飞起来,而且他能控制别人。还有,他……他好像会变魔术一样,能让所有的人都听他的话,这些本事,非修真者不可啊!”

    “马司长若是不信的话,可跟随我去京都看一看。”

    “是啊,马司长,就算那个人不是军务系统的人,可他会修真之术,这本身就很奇怪啊。”陆大壮的媳妇跟着站起来说。

    马司长正犹豫着,手机突然响了起来,竟是边境司的邵司长打来的。

    邵虎道,“我问你,是不是有个京都的家伙跑你那去,说是什么举报逃兵什么的?”

    马司长惊道,“是、是有这么个人,现在就在我家里。”

    邵虎道,“奶奶的,动作倒是挺麻利的。那混蛋就是个畜生,你看着办。”

    邵虎说完,直接将电话挂断。

    马司长却是握着电话,呆愣了许久。

    邵司长的意思,他岂能不明白?

    能惊动邵司长亲自打来电话,这两个人,惹的事可是不小啊!

    马司长根本不用追问什么,就直接下令,“来人,把他们给我抓起来。”

    陆大壮和媳妇都是一脸懵逼,万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个样子。

    他们不甘心不明白地叫嚷着,“马司长,您这是干什么啊?为什么抓我们啊?”

    “哼,你们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不抓你们抓谁。”马司长气的不行。

    得亏他还没行动,若不然,就连他这次都要跟着倒霉了。

    邵司长亲自打电话啊,足以见得这件事情的严重性。

    这两个王八蛋,自己差点就被他们给害死了。

    “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我们得罪什么不该得罪的人了啊?”陆大壮实在想不明白。

    马司长索性让他们彻底死心,道,“边境司的邵司长刚才打电话过来,亲自说你们的事情,你们说,你们得罪什么人了?”

    陆大壮一脸懵逼和震惊。

    边境司司长,亲自打电话?

    特么的,他什么时候得罪边境司的司长了?

    这真是死也不能瞑目啊。

    “马司长,我冤枉啊,我们冤枉啊……”

    陆大壮大喊。

    然,马司长已经懒得听他再说下去,直接命人将他们关押了下去。

    邵虎这边之所以会知道这件事,是因为他一名下属跟京都那边的高督长是朋友。

    陆家人自以为是,结果反被自己的聪明害了。

    但是,令他们没想到的是,翌日早上六点,他们全都被释放了。

    这自然是陆天赐的要求。

    陆天赐就是要他们亲自跪在原主父母的坟前,向他们说出道歉的话。

    七点半。

    陆大海和陆大壮两拨人同时赶到陵园。

    经过一夜的折腾,双方都是疲惫不堪,无精打采,魂不守舍的。

    直到这时候他们才知道,陆正林,是他们惹不起的人!

    道完歉后,他们还要被押回去。

    后半辈子,很可能就要在大牢里面度过了。

    想想,就觉得暗无天日啊!

    陆大海,这个年过七十的老头,本来神采奕奕的,可现在呢,却是一夜之间苍老了许多。

    陆大壮和陆小壮,也同样如此。

    一群人战战兢兢着来到陆正林父母的坟前。

    陆正林和长生,已经在这里等候着了。

    “噗通”一下,陆大海双腿一软,直接跪在陆天赐面前。

    这个狂傲不可一世的老头,现在终于不再狂傲也不再嚣张了,就是一个怕死怕的要命的普通人。

    陆大海都跪下了,陆大壮和陆小壮自然也都跟着跪下了。

    “正林,我们错了,我们知道错了,你放过我们吧。”

    “正林,看在咱们都是一家人的份上,你就再给我们一次机会吧。”

    “正林,你可是我们看着长大的,咱们可都是一家人啊!”

    陆天赐冷笑道,“不好意思,我早已经跟你们不是一家人了。因为,你们不配!”

    一句不配,瞬间如冷水一样,让陆大海等人心寒到了谷底。

    “正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