洁心书坊 > 我真是我仙门里最弱的 > 6:厉鬼报仇【求收藏!】
    “小陆道长!小陆道长在吗!”

    这时,院子里忽然传来几人惊恐的大喊声

    “救命啊小陆道长!”

    陆牧见那几人喊的如此紧急,神色微变。

    “我去看一下情况。”

    留下这句话,他匆匆赶往小院。

    张雪凝等人本就心里发毛,见他离开哪里还敢呆在屋子里,怕极了陆牧那位看不见的师妹,纷纷跟随他出门。

    来找陆牧的是三个庄稼汉子,一看到陆牧他们立即快步迎上前,焦急道:“小陆道长,拜托你救救我们村子!”

    “福堂叔,你们别着急,发生什么事说仔细点。”陆牧安抚他们。

    三个庄稼汉全是双水村村民,而双水村就在苍穹观附近不远处,陆牧在苍穹观生活将近十年,自然对周围村民不陌生。

    三人中一位身材粗狂的汉子名为田福堂,是双水村村长,马上就跟陆牧讲诉他们的遭遇:“我们村子里有鬼怪杀人,又闹出人命了!”

    一个“又”字引起陆牧注意。

    “我想长话短说,可这事又说来话长,哎呀我这嘴笨的!”

    田福堂扇自己一嘴巴,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

    “是这样,我们村里有个王寡妇,她命势不好,嫁过来的第一年丈夫就摔进河里淹死了。”

    陆牧认真听着,张雪凝、吴迅等人皆安安静静站在他身后,并未出言打扰。

    “此后王寡妇也没改嫁,一直住在我们村里,两年后,也就是半个月前,她生出一个儿子……”

    “等会儿!”

    吴迅忍不住打岔:“她丈夫都死两年了,怎么还能生孩子?”

    陆牧也有这个疑惑,莫非王寡妇怀了个哪吒不成?

    田福堂遭人打断,先是怒目瞪去,见插嘴的人是吴迅,这才惊觉他的存在,忙道:“原来吴捕头也在这里,太好了!”

    “关于王寡妇生的那个儿子,实在一言难尽,大家都不知孩子生父是谁……”

    田福堂欲言又止,吴迅见状恍然大悟:“哦哦,原来如此,我懂了,你继续说。”

    寡妇门前是非多,并非说说而已。

    “孩子出生后,村子里就有风言风语出现,都是一些对王寡妇不好的言论,有的说她勾搭男人,有的说她偷养野汉子,还有的说她家里的大黄狗成了精。”

    田福堂愁眉苦脸:“我身为双水村村长,刚开始并没有把这些言论当回事,毕竟王寡妇那孩子确实生的来路不正,遭人指指点点虽痛苦,可日子总得往下过。”

    “岂知四天前,王寡妇居然亲手把她还没满月的儿子药死了,她自己则身穿红衣上吊自尽,真是冤孽啊!”

    张雪凝听到这,脸上闪过一抹不忍,觉得王寡妇母子死的甚为凄惨。

    田福堂继续道:“王寡妇自尽之前留下一封遗书,在遗书里,她把自己的死因全归咎到村民身上,说是村民们逼得她活不下去,她死后要化为厉鬼回来报仇,把全村上下杀光了才肯罢休。”

    “这么歹毒!”吴迅震惊。

    他刚听完陆牧讲的“鬼故事”,现在又听田福堂讲厉鬼报仇,心头不禁一阵悸然,感觉陆牧的师妹正在自己身后走来走去。

    “谁说不是呢,唉。”田福堂一叹再叹。

    “我们本来没有把遗书当回事,只觉得那是王寡妇死前的激愤之言,把他们母子入土下葬。”

    “可是第二天村里就发生命案,平日里说王寡妇风言风语最凶的田翠花早上洗脸的时候,跌进井里淹死,当时就有人怀疑是王寡妇回来复仇,但没有证据,官府那边最终以失足落水为由草草结案。”

    “然而第三天,也就是昨天,命案再次发生,有个村民吃饭的时候竟被豆腐给噎住,活活噎死过去!”

    “官府遣人来调查,也没发现蹊跷的地方,最终又将那村民的死定性为意外,我们都知道这不是意外,极可能真的是王寡妇回来报仇了!”

    “从昨天起,我们双水村就人心惶惶,家家户户闭门不出,唯恐被王寡妇找上来,可就在半柱香前,又有一个村民在家里暴毙!”

    “这次那个村民不是意外死掉了,而是直接被残忍杀害,他整块胸膛被剖开,心肝脾肺肾全被血淋淋掏出来,尸体旁边更是用鲜血涂了大字;‘我回来了,所有人,都得死’。”

    “我们大伙儿吓坏了,赶紧跑到墓地里掘开王寡妇的坟包,发现她的尸体不翼而飞,我们因此这回有十足的把握能确定,绝对是王寡妇化作厉鬼回来杀人,除此之外,别无可能!”

    陆牧和张雪凝听到这,心里皆是认可了田福堂的说法。

    以他们身为修士的眼界来看,三日之内连死三人,并且全是离奇死法,厉鬼杀人的可能性的确非常高。

    “我们大伙儿经过商讨,思前想后,觉得官府靠不住,还是来找小陆道长比较稳妥,毕竟小陆道长连虎妖都能斩杀,肯定也能解决王寡妇变化的厉鬼!”田福堂言辞恳切。

    吴迅见他当着自己面说官府靠不住,顿时觉得脸上有些挂不住。

    双水村之前发生的两起命案,他都不知情,这很正常,毕竟青山镇县衙管辖范围极大,官府里也不止他一个捕头。

    “小陆道长,现如今我们能求助的人只有你了,拜托你出手救我们全村一命,超度王寡妇亡灵,不能让她继续害人下去了!”

    田福堂说到情急之处,干脆“噗通”一声跪在陆牧面前,生怕他拒绝。

    “福堂叔你这是做什么,快起来,我又没说不帮忙。”

    陆牧一把扶起他,心里已有了决断。

    他所在的苍穹观乃是天底下一等一的名门大派,名门大派自当有名门大派的样子,双水村显然被厉鬼缠上,他没有见死不救的道理。

    “张仙师,我要先去双水村走一趟,关于调查的事,可否等我回来再说?”陆牧问道。

    “当然可以。”张雪凝毫不犹豫答应。

    “这样吧,我也随小陆道长过去看看情况,倘若真有厉鬼,我也能帮上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