洁心书坊 > 归鄢之皇后娘家要逆天 > 第14章 讨银子
    自从皇后暂为代劳户部尚书一职之后,户部官员可都是小心翼翼行事,朝廷里每一笔开销,无论大小全都记录在案,不敢有丝毫马虎。

    户部左侍郎陈伟林可谓倍感压力,各部从前找他商量拨款事宜,他还可以卖个人情私下照顾照顾那些关系好的官员。

    可如今呢,皇后娘娘不像前任工部尚书,将一切事务都交由他来负责打理。不仅如此,皇后还有意安插新选女官来户部监察。

    户部左侍郎陈伟林感到十分无奈,这样一来还真是将朝廷的钱袋子管的牢牢的……

    “陈大人,礼部左侍郎秦大人到访。”门外的侍卫接到消息后,向屋里传话道。

    户部左侍郎陈伟林缓缓放下手中的账目,说道:“请秦大人进来吧。”

    “卑职这就通传。”侍卫加快脚步赶往衙门前院传话。

    没过一会儿,他便领着礼部左侍郎秦志远走进屋内。

    “秦大人,请进!我们陈大人正在里边等候您。”侍卫低头客气地说道。

    “谢谢。”礼部左侍郎秦志远十分有礼貌地朝他微微一笑,随后便大脚迈进门。

    “秦大人,你今日来可是有要事相商?”户部左侍郎陈伟林寻问道。

    “陈大人,大齐使臣即将抵京,礼部需要一笔接待贵客的拨款。”礼部左侍郎秦志远立马说明来意。

    “如今国库紧缺,皇后娘娘也对下吩咐,每一笔钱都应该花在刀刃上。”户部左侍郎陈伟林感慨道,“不是本官故意不帮你,而是各部皆在排队等批款,事情总得分个轻重缓急。”

    “陈大人说的不错,事情得分轻重缓急。”礼部左侍郎秦志远笑了笑,“若是让齐国使臣发现我大鄢国库空虚,连招待使臣的费用都出不起,岂不是让人贻笑大方?”

    “往更严重的方面去想想,说不定大齐国君还会认为我大鄢国力薄弱,借机出兵侵占。”礼部左侍郎秦志远分析提醒道。

    户部左侍郎闻言紧张了起来,平日里他也不是拎不清这些道理的,礼部要银子,他哪回不是痛痛快快地找领导批了?

    但如今,他是怕找皇后娘娘批银两了。

    “礼部款待贵客的经费,本官会立即安排上报给皇后娘娘定夺。”户部左侍郎陈伟林态度诚恳地说道。

    秦志远瞧见户部左侍郎面露难色,“陈大人,皇后娘娘并非迂腐吝啬之人。国库虽然亏空严重,但节流只是最保守的做法。我想娘娘如今的重心应该是放在开源上面了。”

    “只要每一笔经费都是合理花在应该花的地方,娘娘应该都不会反对的。陈大人不必如此束手束脚行事。”秦志远善意地提醒道。

    “多谢秦大人的指点。”户部左侍郎感激地看了秦志远一眼,“有大人这番话在,本官心中的忐忑不安也减少了些许。”

    “大家都是同僚,无需如此拘谨客气。”秦志远面带笑容地说道,“那拨款之事就有劳陈大人跟进了。”

    “没问题,本官这就帮忙办理。”户部左侍郎笑眯眯地说道,立马拿起一份空白的奏章,书写拨款申请。

    “劳烦陈大人了,本官还有要事在身就先行告辞了。”秦志远说完便转身离去,他刚迈出门,就被户部左侍郎叫住了。

    “秦大人等等!”户部左侍郎连忙放下手中的笔,上前询问道:“本官记得接待大齐使臣之事陛下不是交由符大人负责跟进的吗?今日为何符大人没有过来请款?”

    秦志远一脸平静地说道:“符大人他临时告假了。”

    户部左侍郎听到这话愣了愣,能干出这等事情的人,恐怕也就只有他符韩君了。

    户部左侍郎试探性地打听到,“不知秦大人可知晓符大人告假的原由?”

    “应该是家中有急事,需要出一趟远门。”秦志远随口答道。

    “那大人可知……”

    “符大人告假外出是直接向陛下汇报申请的,并没有告知本官具体原由。”秦志远态度冷漠地打断道,“陈大人若是想知晓,不妨直接去询问陛下。”

    户部左侍郎没想到秦志远居然这么快就变脸了,他叹了一口气,心想看来想从秦志远嘴里套出些什么消息来,是不可能的了。

    秦志远前脚才离开户部衙门,刑部右侍郎石剑鸣就走了进来。

    “陈兄。”石剑鸣套近乎说道,“近几日嫂子的身体可好些了?”他立马从袖中掏出一张药方子,趁四下无人之时递给了陈伟林。

    “这张药方可精贵着,说是对调养产后女子的身子最有效了。”石剑鸣笑眯眯地说道,“陈兄还是去老地方取药就成。”

    陈伟林不舍地看了看手中的药方,却还是狠下心来拒绝了刑部右侍郎的好意。

    “石大人若是有要事尽管说便是,不必给本官准备这些……”陈伟林将药方还了回去,随后朝着自己办公的书案走了过去。

    刑部右侍郎没想到自己今日居然吃了闭门羹,他知晓户部左侍郎平日里宠妻如命,自然也是懂得投其所好的道理。

    石剑鸣略显尴尬地站在原地,寻问道:“我们刑部大牢需要修缮,加固防守,不知道这笔修缮费用何时才能批下来?”

    “刑部的修缮费用,本官前几日已经提交给皇后娘娘了,但是娘娘一直没有批复。还传了刑部左侍郎入宫问话。”陈伟林据实回答道。

    “皇后娘娘还召见权大人了吗?”石剑鸣心中一沉。

    “如今皇后娘娘对国库财政支出管控极严,石大人可得多留心。”陈伟林好心提醒道。

    “若皇后再继续这样管下去,那朝廷岂不是要闹翻了天?”石剑鸣感慨道。

    陈伟林看了看四周环境,小声说道:“石大人可得慎言!小心隔墙有耳。”

    “皇后如今正得盛宠,太后和咱们都奈何不了她。”陈伟林继续说道,“等这后宫里有了新的美人,也许事情会有转机。”

    石剑鸣听到这话,恍然大悟了。“咱们现在的重点是不是应该关注陛下选妃一事?”

    陈伟林点了点头,笑道:“你府上的大女儿,如今已到及笄之年了吧?”

    石剑鸣笑着说道:“我家夫人舍不得送女儿入宫。”

    “我要是有女儿,早就送进宫了。”陈伟林感慨道,“如今好不容易才老来得女。”

    “容我再好好想想,得回去同夫人商量商量。”石剑鸣思忖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