洁心书坊 > 归鄢之皇后娘家要逆天 > 第9章 远客
    选拔女官之事一经公布后,举国震惊。尤其是各书院夫子和学子的反应更为激烈。连远在瑜州的邵学文也受到了波及。

    黄昏来临之际,上学孩童纷纷走出了私塾大门,有些孩子一路有说有笑,有些却一脸沉思,还有一些歪头晃脑背诵诗文的。

    今日,私塾门外来了一位远客,邵学文接到门房通知,便立即走出来迎接这位同窗故友。

    他没想到这位朝中重臣,曾经的同窗好友居然会不远万里而来。

    “傅大人光临寒舍,真是蓬荜生辉。”邵学文抱拳鞠躬,态度谦逊地说道。想当初,除了天子,他邵学文可从未在谁面前低头屈膝过。

    工部侍郎傅大人在从前可不曾受到过如此礼遇,如今倒是有些受宠若惊了。

    “邵大人您言重了。”工部侍郎傅大人伸手握住邵学文的手。

    “鄙人早已告老还乡,不再是什么邵大人了。傅大人里边请。”邵学文领着这位工部侍郎,穿过学堂前院,来到后院书房里。

    此时,丫鬟已经备好了茶水点心,放置在桌上。

    工部侍郎傅大人顺手接过丫鬟递过来的茶杯,点头示意感谢,随即便揭开茶盖,轻轻吹了吹杯中热茶,微抿一口,沉着冷静地问道:“不知邵兄可曾听闻选朝中打算拔女官一事?”

    “哦?还有这等奇事?”邵学文笑了笑。

    工部侍郎傅大人竟然没看懂他的笑容,这究竟是知晓?还是并不知情?

    “邵兄,皇后干政,竟然还提出选拔女官一事。”工部侍郎傅大人继续补充道。

    邵学文拿起茶杯,轻吹一口茶水后随口反问道:“哦?那陛下可有异议?”

    工部侍郎傅大人这回还真是被他给问住了。刚喝到嘴里的茶,立马就喷了出来。

    天知道大鄢国君是中了什么邪,居然会任由皇后在朝中胡来……

    邵学文瞧见工部侍郎这番狼狈模样,继续追问道:“既然陛下都无异议,那傅大人又是何意?”

    邵学文的话,让工部侍郎傅大人吃瘪了。

    邵学文说的对啊,陛下都不觉得丢人,他们这些当臣子的还在这较什么劲儿?

    可他越想越不对劲了,这邵学文不是拐着弯嘲讽他们么?

    “邵兄,这可是后宫干政啊!若是朝堂之上当真出现女官,这还像话吗?我大鄢国的朝政,岂不是要乱了套?”工部侍郎傅大人忧心忡忡地说道。

    “凡事都不能只看一面就下定论。”邵学文笑着说道,“后宫干政虽被严令禁止,但初衷皆是为了江山社稷之安稳。你反过来想想,若是这干政女子有真才实学,能辅佐明君,不也是大鄢之福吗?”

    “陛下作为一国之君都能想的通的道理,你们这些当臣子的又何必作茧自缚呢?”邵学文耐心提点道。

    工部侍郎傅大人听到这番话,感觉自己仿佛被他洗脑了一番,居然还觉得他说的在理。

    他立马摇了摇头,让自己尽快恢复常态,冷静思考。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若是后人相继效仿,终有一日会误国,断我大鄢气运。”工部侍郎傅大人态度坚决地说道。

    “你们今日若联合百官公然与陛下唱反调,不过是给陛下徒增烦恼。”

    工部侍郎傅大人立马辩驳道,“若众人皆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那这君臣关系又该如何?正所谓,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从百姓到朝廷官员都应该担负起兴国重任才行。”

    邵学文听到这番言论,忍不住笑了笑。“傅大人久居官场,又怎会不知这为官之道?”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再怎么圣明的君主,也都有着自己的逆鳞,若是谁故意去忤逆圣上的用意,那就是自毁前程。”

    工部侍郎傅大人没想到邵学文居然如此纵容自己的女儿,他虽知晓邵学文是出了名的疼爱女儿,但他万万没想到这位一生清正廉明,刚正不阿的邵大学士,居然为了女儿不顾闲言碎语,也不怕毁了自己的一世英名。

    “邵兄,您怎会……”

    “当一天父母官,就为民请一天的命。这就好比当一天的和尚,敲一天的钟,哪有那么多圣洁的道理可言。”邵学文自我嘲讽道。

    “看来邵兄是真的不打算出面规劝皇后娘娘了。”工部侍郎傅大人失望地看了他一眼。

    “能者居之的道理,想必傅大人也是认同的。既然如此,为何不能公平选拔录用?各人凭真本事便好,又何必拘泥于性别呢?”

    邵学文放下手中的茶杯,起身走到窗前,抬头看了看这满园杏花。

    从诗书选择嫁入皇室的那一刻,他便知晓这一日终会来临。女儿们劝他早日告老还乡,也是为了避免这场朝堂纷争。

    “傅大人觉得皇后品行如何?”邵学文转过身看向坐在桌旁的工部侍郎。

    “邵兄的女儿,品行端正,自然是无可挑剔。”工部侍郎傅大人答道,“只是人心易变,谁也不清楚未来的某一天,身处深宫的皇后娘娘会不会也有了什么别的心思。”

    “初心,是最难得可贵的,却也是最难坚持的。”工部侍郎傅大人感慨道。

    “皇后是我的女儿,我自然是清楚的,在大是大非面前,阿书永远都会以大局为重,绝无私心。”邵学文无比坚定地说道,“她远比我们想象的还要执着。”

    “若是真有一日她不顾江山社稷,危害大鄢百姓,不必傅大人出面,鄙人也自会主动现身。”

    工部侍郎傅大人沉默了片刻后,“傅某相信邵兄的为人,也相信邵兄今日的承诺。”

    “只是,如今朝中反对意见过多,仅凭傅某一人之力,恐怕还不足以说服诸位官员。”工部侍郎傅大人满脸惆怅地说道。

    “傅大人无需忧心,皇后和陛下自然会有应对的方法。”邵学文微笑着说道。

    “唉,真的是太可惜,为何皇后娘娘不是儿郎,不然必能在朝中大展拳脚,就像当年的邵兄那般大放光彩。”

    “鄙人并不觉得可惜。”邵学文一想到女儿们,脸上的笑容也变得更加温柔了。

    他的女儿一个个都是他的骄傲,是他的软肋,也是他最坚硬的铠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