洁心书坊 > 四重分裂 > 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致命游戏·承(III)-存活之路
    “啊……啊啊啊啊!!!”

    伴随着一阵含糊不清的低吼,巨大的口器忽然出现在墨檀面前,那是一张通体呈暗紫色,有着两排白森森的、沾满了粘液的巨型獠牙,看上去十分类似‘食人花’的东西,这株诡异而扭曲的植物似乎是从玫芙手臂上延伸出来的,正虎视眈眈地摇曳在距离墨檀不到两厘米的位置。

    后者毫不怀疑,只要面前这位眉清目秀且精神状态有恙的树精灵女子愿意,自己下一秒就会被这东西直接把鼻子咬掉,当然,也可能是一整张脸。

    但经历过不知道多少大风大浪,遭受过不知道多少残忍折磨的哈鲁·库塔塔并没有动摇,事实上,他甚至连眼睛都没眨一下,只是面色如常地对那个依然蜷缩在床中央的女人笑道:“这算什么?威胁?还是送客?”

    名叫玫芙的女子颤抖了一下,抬起她那双浑浊的眸子看了墨檀一眼,然后便继续垂下头去啃她那鲜血淋漓的指甲了。

    “我们并不熟识,玫芙女士,我之所以出现在这里,完全是因为你不但在即将开始的那个计划中拥有一席之地,而且还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

    墨檀俯下身子,一把捏住玫芙的下巴,就仿佛那只被食人花狠狠咬住的肩膀不是自己的一样,狞笑着将后者的脸扳了过来,一字一顿地说道:“不过还请你记住,我们只是普通的合作者关系,无论是我也好,那是另外那位也好,都不是你的保姆,如果你掉队了,那么我会第一时间宰……呵……不,我不会杀死你,我只会安静地离开,去践行我们的计划,而在那之后……”

    他凑近玫芙的脸颊,轻轻向后者的耳垂吹了口气,幽幽地说道:“你一定会得到更多旖旎、浪漫、难忘的回忆。”

    “闭……闭嘴!肮脏的蜥蜴!”

    沙哑而尖锐的声音从玫芙口中流出,她抬起自己的小手,用力甩了墨檀一个清脆而沉重的耳光,然后痴痴地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做梦!你们都在做梦!如果没有我的话,你们根本没办法从这个鬼地方逃走,你们注定会失败,并被这座角斗场榨干最后一滴鲜血,肥料、粪便和蛆虫是你们唯一的归宿!”

    “不,我并没有在做梦,因为我知道你会跟我们一起走的,事实上,你早就等不及了,女士。”

    墨檀一改之前那粗暴的态度,彬彬有礼地退后了半步,微笑着说道:“很高兴看到您重新恢复精神。”

    “我只是想一个人呆一会儿,你这条烂透了的蜥蜴,而且我不想……唔!”

    说到一半,玫芙忽然再次咬向自己的指甲,看那势头似乎想要直接把连在上面的手指吞掉。

    鲜血淋漓……

    漠然注视着这一幕的墨檀挑了挑眉,直到玫芙开始满脸陶醉地吮吸起手指,才皱眉道:“你不想什么?拥有食指吗?”

    “闭嘴!滚!爱你!离远点!不要走!快点死吧!”

    不断从嘴里冒出意义不明话语,玫芙有些神经质地在原地哆嗦了好一会儿,然后才怯生生地扯住了墨檀那脏兮兮的衣角,低声道:“带我走……求你了,带我走吧……快……”

    哈鲁·库塔塔莞尔一笑,温柔地抓起了玫芙那纤细的手腕:“好,我们走吧。”

    然后便强硬地抓着依然有些踌躇的玫芙,离开了这间无论是环境还是氛围都还算不错的房间。

    与此同时,那只看上去凶残而狂野的食人花也松开了獠牙,消无声息地缩了回去,并变成了一枚不起眼的种子。

    【所以说啊,我最讨厌跟疯子打交道啦~】

    一边在心里哼唱着欢快的小调,墨檀一边板着脸将玫芙拉出了她的‘寝室’。

    他并不认为这个女人是一个纯天然无污染的狂人,尽管她的行为确实难以解释,但结合其姣好的面容与身后那间房间的环境,这对墨檀来说并不是一个难以揣摩的故事。

    通过哈鲁·库塔塔对玫芙那寥寥无几的记载,墨檀知道这是一位隶属圣教联合的神官,一位丰饶女神的信徒,也只有她,才能够在摆脱【黑安娜】的折磨后掩盖所有‘共犯’的生命体征,帮助大家回避开那最初也是最严密的守备。

    而至于她出现在这里的原因,尽管哈鲁没有提及,但墨檀依然可以猜到,这位神官恐怕是在圣教联合与北部血蛮的战争中被俘了。

    很显然,她并不是那种可以为了荣耀与信仰而轻易舍去生命的神职者,尽管拥有着尚且过得去的实力,但玫芙依然对生命有着十足的留恋,否则的话她大可以通过献祭自己的方式发动越阶神术,就算翻不起什么浪花,也能以最快速度让自己得到‘解脱’。

    只可惜,现在还好端端站在这里的玫芙并没有选择解脱,比起那炼狱般的折磨,她似乎更爱惜自己的生命。

    没错,对于她这种年轻、漂亮且颇具魅力的女性来说,在被俘虏后能够得到的折磨只有一种。

    她守护住了自己的生命,同时也失去了一些东西。

    至于值不值得,哪怕是对玫芙这个当事人来讲,这也是一个还没有解决的问题。

    如果她认为不值得,她恐怕早已经通过随便那种她能够做到的方式死去了。

    而玫芙此时此刻的精神状态,同样让人难以确定她是否发自内心地认为自己是正确的。

    看她现在这副模样,哪怕历史上的玫芙确实成功离开了这里,余生恐怕也难以得出答案了。

    不过墨檀对这个女人的故事并不感兴趣,之所以愿意去想这些,只是单纯地想搞清楚跟自己同时进入故事,而且极有可能在同一个故事中的那个臭婆娘是不是那个正伏在自己身后瑟瑟发抖的女人。

    这个可能性并不低,毕竟根据哈鲁·库塔塔本人留下的情报,那个只有一个数字编号【十四】的海族人在这场出逃中是毋庸置疑的‘领导者’,而【药王之毒】哈鲁·库塔塔与丰饶神官玫芙虽然也算是首领之一,但地位是显然不如前者的。

    所以,如果塔灵想要给予两人相对公平的环境,那么刚好是一男一女的哈鲁与玫芙就再合适不过了。

    墨檀并不是万能的,尽管当前人格下的他确实总会给人一种游刃有余的模样,但这绝不代表他全知全能。

    极快的思维运转速度、相对丰富的知识储备、过人的判断能力、出色的应变水准、精湛的伪装技艺以及不择手段的行事风格,这才是当前人格下墨檀最大的凭依。

    而不巧的是,双叶同样拥有这一系列特质,而且据墨檀所知,前者在‘演技’方面也相当在线。

    换而言之,扮演一个疯批美女对双叶来说恐怕并无难度。

    然而此时此刻的墨檀却不能做出任何试探,哪怕他不是真正的哈鲁·库塔塔,而是‘弗兰克·休斯’也不行。

    原因很简单,双叶在‘弗兰克·休斯’这个人面前的表现都颇为真实,没错,就是真实,虽然不是本性,但却也没有任何超出这个人设之外的演技。

    换而言之,弗兰克是不知道双叶有多能装的,就算他起初确实怀疑性别是女性的玫芙是双叶,但在玫芙展现出自己疯批的一面后,这种怀疑绝对会被打消大半。

    【啧,还真是棘手啊……】

    墨檀在心底感叹了一句,然后随手打开好友消息,给双叶发了一连串‘亲切’的‘问候’,并在这个过程中轻轻捏了捏玫芙的手腕,低声宽慰道:“冷静一点,女士,我们的计划非常隐蔽,只要你做好自己该做的事,很快就能够获得自由了。”

    这种一边发消息聊天一边走路一边说话的操作对于寻常玩家来说非常困难,其具体难度绝不亚于在一手画圆一手画方的同时用下巴狂按空格玩‘节奏大师’,但经过长期的练习,墨檀终于还是给练成了。

    尽管在大多数情况下并没有什么卵用,但只要时机合适,依然能够起到奇效。

    比如说,用来洗脱怀疑。

    毕竟就算墨檀能完美隐藏到最后,在这个故事结束后,弗兰克·休斯一定会好好地摊牌自己扮演哈鲁·库塔塔这一事实的,到时候,这个放现在来说无异于脱裤子放屁的细节就能起到作用了。

    当然,也可能起不到作用,但至少不会减分。

    塔灵的剧本也好,系统的任务也罢,对两人来说都是次要的,真正的核心,直到分出胜负前永远都会是他们之间那场致命的游戏。

    下一秒,玫芙忽然停下脚步,一边胡言乱语地嘟囔着什么,一边继续啃咬自己的指甲。

    而‘双叶’的回复却迟迟没有出现。

    如果玫芙就是双叶的话,那么这种不上不下的反应,绝对可谓是教科书般的以退为进了,甚至还兼顾到了两人所在的这个剧本。

    【贱女人。】

    一边心底骂着,哈鲁·库塔塔本人也垮着个批脸,不耐烦地继续对玫芙进行思想工作……

    就这样,用了大概二十分钟的时间,墨檀、玫芙以及哈鲁·库塔塔的三个小伙伴终于来到了指定地点,一扇通往更下层的木门前。

    “拿着。”

    遵循哈鲁留下的流程,墨檀从靴低夹层中取出了一支五十毫升左右的淡粉色药剂,将其塞到那个兽人小弟的手里,沉声道:“到深处打开瓶塞。”

    后者立刻俯首应是,小心地收好药剂,推开木门后飞快地下楼了。

    “危险……恐惧……怕……保护玫芙……”

    过去的女神官抱紧肩膀,低声嘟囔了两句,然后猛地捧住了哈鲁的脸,用力到几乎把墨檀脸上的鳞片掀下来,尖叫道:“保护玫芙!保护玫芙!”

    “当然。”

    墨檀微微颔首,轻轻掰开了玫芙的手,然后抬起胳膊拭去了自己脸颊上刚被抓出来的新鲜血迹,淡淡地说道:“我会保护你的,玫芙女士,如果你承诺不惹麻烦的话,我愿意可以在出去之后做你的守护骑士。”

    很显然,这是一个并不算太恶劣的玩笑。

    结果玫芙却是一愣,然后一边舔舐着手指上那来自哈鲁·库塔塔的鲜血,一边喃喃道:“守护骑士……不……没有……玫芙没有守护骑士……玫芙不会有守护骑士……没有人愿意守护肮脏的玫芙……没有……”

    “是么,那还真是遗憾。”

    墨檀并没有继续在这个话题上纠缠,他只是淡淡地回了一句,然后耐心地等了一会热,随即看了一眼旁边那两个穿着守卫服的跟班,冲之前那个兽人汉子下去的地方扬了扬下巴。

    两人立刻心领神会,连忙快步走了下去,并在几分钟后又重新回到了这里,齐齐对墨檀点了点头。

    “走。”

    墨檀拉过玫芙,穿过面前的木门,在两个临时马仔的护卫下大步流星地来到了下层,很快便看到了大量武装到了牙齿的卫兵。

    而令人欣慰的是,他们都倒在地上,鼾声此起彼伏。

    “哈鲁·库塔塔特制的【翡翠梦境】合剂,见效快、挥发也快~”

    墨檀随口说了句俏皮话,然后狠狠地踢开了昏倒在自己面前的一个守卫,直接将其踹出了近三米的距离,而就算遭到了如此粗暴的对待,后者竟然还奇迹般地保持着‘昏睡’。

    “抓紧时间吧。”

    轻笑着说了这么一句之后,墨檀便继续迈步向前走去,结果却发现出了一直在啃指甲外还算乖巧的玫芙忽然定住不动了,立刻沉下脸低喝道:“别愣着了,药效有限,我们现在必须尽快……”

    “他!”

    玫芙忽然抬手指向不远处一个身材魁梧、鼾声如雷的高地人守卫,颤颤巍巍地说道:“他……他……”

    墨檀皱了皱眉:“他怎么了?”

    “他……”

    “快说。”

    “玫芙见过他……他……爱过玫芙……”

    缩在墨檀背后的女神官如是说道。

    “哦。”

    墨檀点了点头,步履轻快地走到了那个被玫芙认出的守卫旁边,然后一脚踹断了后者的脖子,随即回头对下意识抬手捂住嘴的女神官眨了眨眼——

    “抱歉,脚滑了。”

    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