洁心书坊 > 没在一起的时光 > chapter one 他的名字
    身边女孩子时常微缩着肩膀,看着有点没精神。她叫黄明珠,是我刚来这家店认识不多的人。

    “看,明珠,那个男孩子是谁啊,高高瘦瘦的,怎么之前没见过他?”

    难道是比我还晚来的新人吗?我有些好奇。

    “他啊,是我们全店最屌的男孩子,你当然没见过他啊,他是深夜班的。”

    “我和你说,你别去招惹他,他很凶的,上次就有个女孩子被他骂哭了。”

    “赶紧擦,别说话,利姐来啦。”

    “你躲着他点,别被他弄哭了,快走。”

    我手里拿了一个锅圈在擦,用深色毛巾擦拭表面,见这个神秘的我没见过的据说是我们店最屌的男生推着一车子炉具走过来,经过我时我不服输对着他来了句,“你看下这个炉具擦干净了没?”

    他挑了下眉,转头就来了一句让我贼难受的话。大概意思是这个傻子怎么擦的,反正他见我第一面说的第一句话就是骂我傻子。

    接着大声对着利姐说,“利姐,你们这炉具擦得不行啊,得把这个拿起来擦,里面全是脏的,看这车上全是脏的,得换!”

    我等他说完,他就要走了,我赶紧对他背影喊,“你个瓜娃子,你个憨皮。”

    我不自觉间模仿着看过视频里四川女朋友对男朋友撒娇骂人的话语,装着自己可爱,也是给自己个台阶下。

    再次见到他有过“对话”,是过了好几天我要下班路过吃饭的区域。我手里又是拿着深色毛巾,看着他大步走过,想起来他骂过我,也不再管明珠的劝告离他远点,我跑在他身后问他叫什么名字。至少问了两遍他都不回答我。

    我有点气,又好像对他有点兴趣起来,笑眯眯撒着娇抓住问店里的老员工——和我同房间的巧英姐,“巧英姐,据说那是我们店最屌的男孩子,他叫什么名字啊。”她是个中年女人,家里有两个孩子脸上每天都化了点妆,最少也会画个眉毛。她大概是姨母笑,看着小孩子玩闹那种,“你去看他工牌啊,名字不就在那上面摆着吗?”

    “到底叫什么名字啊,巧英姐,你就直接告诉我嘛。”

    他也不过在我面前几步远,我又跑了几步,大概在他疑惑的目光中,看到了他的名字——郭闯。

    这个名字是真的普通。

    普通到后来我的朋友圈每一条都写着他的名字。

    也让我嫉妒起我自己来,不自大的说,以后那个和他在一起的我,该是有多么开心。

    光是想想就令我好气。非要让现在的我忍受这种若即若离,中央空调的渣男郭闯,或许他连和妹子相处都不会,但在现在的我心里,他已经做尽了坏事,只是因为一个罪名,他没有和我在一起。

    渣男,渣男,渣男。

    我在高中时和好朋友说过,我将来喜欢一个人,一定是他喜欢我多于我喜欢他。后来大学毕业,又对爱情的憧憬是我喜欢一个人一定是热烈的,像春日里的山茶花一样,热烈到全世界都知道那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