洁心书坊 > 没在一起的时光 > chapter six 休假
    郭闯居然偷偷背着我调假了。

    他和之前的库管超哥不能同一天休息,之前隐隐约约听说超哥周三休息,我还疑惑郭闯不是也这天休息吗,果然。

    又刷到一条微博新闻,近日某男子因爱生恨杀害舞厅女子,该男子自称是女子男朋友,女方一直不承认。

    我害怕。

    不敢再缠着郭闯,要是哪天对他不好那还是我的初心吗?

    我喜欢他,希望他过得更好,即使那个人不是我。

    但是在我们店另一个店助江哥的提醒下,我想到了一种可能。我们服务行业这种工作时间是不会有新的机会遇见别人邂逅爱情,很大可能就是在店里找个对象。“尤其是你不觉得我们店女孩子很多吗?”

    我真害怕,不敢想象某天郭闯牵起某个我熟悉的讨厌的女孩子的手。

    ……

    而且郭闯他的双胞胎弟弟,已经结婚生子,娶的就是同店的女生。

    谈及我想让郭闯吃醋这件事。

    临近暑假,店里暑假工多了起来,新来几个刚高考完的小哥哥。有两个我还打电话询问过什么时候到店。

    一个健康证还没下来,另一个叫江平,已经在出发路上了。

    我记住了江平的名字,在一次失败后终于在门口见到了他的庐山真面目,很清秀的男生。

    “来参加培训的啊。”

    “这边请,小心斜坡。”

    “彩霞姐,这是江同学,他来参加培训。”

    “还没吃饭吧,来,先吃饭吧。”

    我弯腰从推车二层先拿出一个不锈钢餐盘递给他,示意他吃点饭,又告诉他筷子、米饭的位置。

    第一眼就看到了郭闯坐在餐桌的椅子上,等我挪下椅子给江平让位时,终于看到了郭闯身边的小伙伴在大力拍郭闯的背。

    计划通。

    很多天没有更新。

    昨天晚上要开会,我下早班溜过隔壁的小库房,看到他坐在弹簧椅上往右看向我。

    在利姐的唠叨下这几天我开始了人生第一次描眉出门。

    “一定画的十分……可人。”

    “什么可人?”

    “温柔可人!”

    还记得他从走廊向我走来,看到刘海中分用夹子夹上去的我,露出明显的像蜡笔小新一般的眉形,他看到时想必也是惊讶的。大概我是朝着细柳眉努力的,若风拂柳?

    昨天看到他瞥了我两眼,我则是一直盯着他的眉毛观察,像是蓄势待发的猎豹看到一只落单的鹿?

    郭闯太可怜了哈哈哈。

    眉形在四分之三的眉峰转折,浓眉。显然郭闯和浓眉大眼不相关,眼睛像死鱼眼,一笑眼角就会起好几层的褶子,老了十多岁的模样。

    我真的有在想,我喜欢他什么呢?图他吃饭睡觉不洗澡???

    大抵是得不到的心痒痒作祟。

    对于唾手可得的东西谁都不会珍惜,我更甚反感、践踏。

    我盯了他许久,想暗暗记下他的眉毛画法明天给自己也整个嘻嘻。我俩无言,我关上了门。

    没多久,再去瞧他只见小小库房里多了左右护法看着郭闯行动,加上我,一个人干活三个人监督,这倒霉玩意儿。噢,我还忘了,门外又预备着几个监督者,见实在塞不下了才走开。

    昨天晚上我终究是逃了会议,我算个屁的管理层。

    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