洁心书坊 > 男主总想逼我上进 > 第23章: 打自己亲舅
    双方达成一致后,赵祺坐下来将自己的计划说给何钰听。

    在赵祺口若悬河的讲说下,何钰听得心花怒放,似乎马上就能脱贫致富实现财务自由了。

    可当他听赵祺把豆芽拔高到与鱼翅相提并论,要卖到一百个铜板一斤时,他脸上的笑容有些不自然。

    赵祺不仅非法雇佣童工帮他翻地,还利用古人的无知,将低价值东西高价出售,赚黑心钱。

    他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奸商。

    也是,也只有他这号人才能当老板。

    赵祺知道何钰在想什么,不动声色的把自己的计划讲完,方欠身问他,“那些孩子的父母让他们放牛违法吗?”

    何钰不知赵祺想表达什么,摇了摇头,“不违法。”

    闻答,赵祺缓缓直起身,面带微笑看了赵祺片刻,突然嘴巴像放鞭炮一样,得得得对何钰就是一阵狂轰。

    “父母让子女帮忙做家务不违法,但放牛不属于家务类,所以那些孩子的父母都有非法用工之嫌,你可以报警把他们抓起来,但你不能,因为这里是古代。

    在古代孩子帮父母做力所能及的事不违法,那些孩子翻地在他们的体力承受范围之内,我也并未强迫劳动。

    若因为我不是那些孩子的父母而违法,我可以让他们改口叫我爹。

    鱼翅的营养价值不及一个鸡蛋,却价格不菲,这是为什么?

    因为人们需要一些东西来抬高身价,展现价值,无关乎这个东西本身,刚好鲨鱼凶猛捕之不易,物以稀为贵,只能说鱼翅赶上了。

    而我的豆芽富含维生素,纤维素、胡萝卜素、微量元素、乃美容减肥,开胃消食,滋阴壮阳之佳品,就这样的人间妄想。

    你说,它哪里不及鱼翅,又哪里不值一百个铜板?”

    ……

    “救命啊——”

    面对赵祺的油腔滑调,咄咄逼人,何钰由半撑在桌上转而坐直,最后贴了墙,怔愣半晌,突然捂着耳朵大叫一声冲了出去。

    隔壁,在厨房准备做午饭的许冬儿忽听有人喊救命,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吓得赶紧要关门。

    再细一听是何钰,她趴窗户上往那边院里瞅瞅,见何钰只是从屋里冲出来,不像是遇到什么要命的事。

    迟疑片刻,她决定拿把刀出去看看。

    有事,她把刀扔给何钰,让他看着办。

    没事,她美救英雄,定能抱得夫君归。

    如此想过,许冬儿拍拍胸脯壮壮胆,抓起菜刀冲出厨房,翻过院墙向何钰飞奔而去。

    “何钰,你不要怕,我来救你!”

    然而,何钰却并不怎么友好,他没注意听许冬儿喊什么,只注意她要做什么。

    第二次了,这女人第二次对他举刀相向。

    就因为他提前从地里回来了?

    气不打一处来,何钰早早做好了防御措施,待许冬儿过来,他捡起院墙边一截三尺来长的柴火抵在许冬儿肚子上,“放下刀,要不然乱棍打…”

    “死”字还没说出口,赵祺忽从屋内冲出来,一掌将何钰推倒在院墙上,“别动她。”

    何钰不忿赵祺居然帮个外人,爬起来就冲他吼,“你看没看清楚,是她先对我的举刀。”

    “举了你也不能动她。”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就是不能。”赵祺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也不能说。

    许冬儿看他们吵吵嚷嚷,陡然起了老大的火。

    她不怪何钰,单看赵祺不顺眼。

    怎么着,这人还没到饭点就跑回来,还不知把他舅给怎么地了,现在以为在她面前吵个架就能转移她的主意力,让她不计较他提前回家躲懒的事了。

    那不能够。

    许冬儿拿刀指着赵祺道,“你,赶紧下地去啊。”

    蓦地,她又转脸对何钰一笑,露出八颗小白牙,“何钰随我做午饭去。”

    虽说何钰对她有点凶,但那是自己未来亲夫君,怎么着都得照顾些。

    然许冬儿的照顾何钰受用不起,他怕没人的时候许冬儿再向他举刀。

    且他隐约觉得赵祺的气压有些不对,隐约在向他传递一种如果他留在家,就要被扣奖金气息。

    这风险不能担。

    何钰自觉跟在赵祺后面又下地去了。

    “不识好歹!”

    见他们去,许冬儿暗怼一句回去做饭。

    朱家院里,肖氏一边喂猪,一边瞅着许冬儿进厨房的背影,恨得牙痒。

    许家那小骚货也不知使了啥狐媚招数,前天和赵祺去磨面,赵祺为她和潘梁打一架,今天为了她,赵祺居然打了自己亲舅。

    照她那个狐媚法,她女婿迟早要被她给收拾。

    “宝,你去三英家打壶酒,今晚多做俩菜,我再给何舅爷说说你和赵祺的亲事。”肖氏回过头对坐在院里摘菜的的朱宝妹道。

    “我不去,那人就是骗吃骗喝,您拿他当回事做什么。”回肖氏一句,朱宝妹扔了手里的菜进屋去了。

    “嘿,你这丫头...”

    看着朱宝妹无事人般,啥都不关心的模样,肖氏叹息之余又有些恨铁不成钢。

    她这宝贝闺女怎么就不向隔壁许家那野丫头学学呢。

    还说过两个月让他们过好日子,照她那样,只怕再等两年都过不上。

    傍晚,鸟归巢,人归家。

    带着油伞出去,找处山坡睡了一下午的赵祺和何钰回来了。

    到家何钰便直接去了朱家吃晚饭。

    许冬儿端着碗特意给他熬的瘦肉粥,不知该该找谁发脾气好。

    这几天何钰就没吃过她做的东西。

    “你吃。”许冬儿一碗杵到了赵祺面前。

    不是为特意为他做的,赵祺不大想吃,把碗推回给许冬儿面前,“还是你吃吧,我吃焖饭就好。”

    “你到底吃不吃?”

    嗯…

    仰头看看许冬儿圆睁黑眸,面带愠色的脸,赵祺又端回了碗。

    这女人又强迫他吃何钰不吃的。

    “冬儿,你做的饭菜不咋好吃,何舅爷不爱吃,你以后别给他另做了,浪费粮食。”

    许大利扒一口杂粮和着粳米焖的饭,提醒许冬儿道。

    许冬儿:要说得这么直接么。

    赵祺:这话怎么听着哪里不对。

    许大吉瞪了许大利一下:会不会说话,哪不好吃了,赵祺不是吃得津津有味么,给他吃不是吃啊,哪浪费粮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