洁心书坊 > 男主总想逼我上进 > 第21章: 落入粪坑
    赵祺心里叫了饶。

    这女人居然打算把他从窗户里拖出去。

    是,窗户很大,他可以被拖出去,但有这样有门不走,从窗户拖人出去的么。

    而且,他该去的地方是他在现代有书房,带露天花园,想什么时候洗澡都有热水的私人公寓,这疯女人能带他去吗?

    赵祺挣脱朱宝妹的手,关了窗户。

    “如果今晚你没准备好,那明晚吧,明晚亥时我在村头土地庙那里等你,记住,这事千万别让你七舅知晓。”

    窗外,朱宝妹交代几句走了。

    过了好一会没听到动静,赵祺方嘶一声,对咬着他大拇指不放的许冬儿发狠道,“你松口,很疼啊。”

    自他把许冬儿抵在墙上起,许冬儿就试图挣脱他的禁锢,没成功便一口咬在他手上,他强忍着没出声罢了。

    “你刚才是想把我捂死逃避责任吧,看不出来你还挺黑心。”许冬儿抬头抹抹嘴,瞪赵祺一眼。

    “你...”

    赵祺薄唇动了动,气得不知是骂她好,还是解释好,最后干脆什么都不说,转身上床拉过被子睡觉,不理许冬儿,让她无趣自去。

    受了冷遇,许冬儿并没急着走,黑眸转了转,笑得颇邪性。

    “诶,你媳妇等不急要带你出去哩,你刚才不会是因为我在这不好意思跟她走吧,你别呀,等她再来找你,你让她进来,我保证捂上耳朵不偷听也不偷看,你俩想干啥干啥,嘿嘿...”

    赵祺……

    这还是古代女人吗,现代都没她这样的。

    “滚!”

    又发脾气。

    送赵祺一个白眼,许冬儿溜过去睡了。

    赵祺却睡不着。

    白天何钰嚷嚷着晚上要去弄潘梁一下,把他扔茅坑里吃屎,也不知得手没有,怎么到现在还没回。

    躺了半个时辰,他终究不放心,出门去找何钰。

    找了几圈,终在村头茅房那处找到。

    拿灯笼照照,只见何钰蒙着眼,嘴里塞块抹布,被捆起来吊在茅房上方的一棵树上,微风一吹,晃晃悠悠打起了转。

    那情状看着比之前被打晕埋了还惨。

    赵祺笑了,但只眉梢扬了扬,嘴里还是急问道,“何钰,你还好吧?”

    闻声,何钰哼哼着,如毛毛虫般一弓一抻涌着身子,向赵祺求助。

    唯一的同道中人,他不能有事。

    赵祺敛了笑,见吊何钰的绳子一头绑在树上,他赶紧过去解绳子。

    刚解开一道结,没想何钰在树上乱动,绳子瞬间呼啦啦全绕开了,赵祺一个没抓及时,何钰不偏不倚落入粪坑。

    唉,这下真是,没把潘梁扔茅坑吃屎,他自己倒先尝了味。

    好在粪坑不高,何钰甩开绑着手脚的绳子,一蹬腿跨了起来,扯下嘴里的抹布就骂开了,“潘梁那个龟孙子,我非弄死他不可。”

    赵祺掩鼻躲他八丈远,“你小心被他听见,没等你弄死他,他先弄死了你,回家再说。”

    何钰闻言闭了嘴。

    他之前说要把潘梁扔茅坑吃屎,没想报应落到自己头上,确实得小心隔墙有耳。

    到家烧水里外冲洗干净,何钰把自己的遭遇给赵祺说了。

    天擦黑时,他打听到潘梁去镇上玩还没回,便拿了根麻绳在潘梁回家的必经之路上蹲点,想趁他不注意把他捆了扔粪坑里。

    但等了半个时辰潘梁都没回来,他自己倒是打了瞌睡。

    正一小段一小段的做美梦,突然背后一根麻绳过来,套在他脖子上就勒,差点没把他给勒断气。

    接着又是老套路,闷棍打晕,再醒来他就被堵嘴蒙眼吊在树上。

    “这么说,这次你也没看见捆你的人到底是不是潘梁?”听完何钰的诉说,赵祺疑惑道。

    何钰心里有火,就认定潘梁是凶手,“这还用看见,除了他还会有谁。”

    赵祺摇头,总觉得这事不对。

    近两日何钰已经没拿衣服给屋后寡妇洗了,就潘梁那种不堪的人,不至于会因为在乎那寡妇,而吃醋吃得要报复何钰两次。

    若说报复,潘梁最应该报复的人是他才对。

    “你原主肯定还得罪了其他什么人,你以后小心点吧。”

    提醒一句,赵祺回房睡觉,他自己都烦死了,没功夫操何钰的闲心。

    “诶,你帮我想想办法呀,说不定是因为你打了潘梁,他找你寻仇不着,算到我头上来了,今天这事要没我给你挡着,说不定掉粪坑的就是你,说到底这事你有责任。”

    何钰叨叨几句没得到回应,垂头丧气回房睡了。

    翌日,习风和煦,春光明媚,油菜田里蜜蜂儿飞来飞去采蜜忙。

    早饭后,歇了一天的村民早早的下地去了。

    “冬儿,你洗完碗带赵祺和他七舅上后山开地种豆子去,前日下一夜雨,我和你二哥得去前边地里扶棉花。”

    说着,许大吉给了许冬儿两把锄头和一包绿豆。

    许家就三把锄头,多的一把是他一早找人家借的。

    他就琢磨着赵祺和他七舅两个大男人不能闲一个,都得利用起来,真在后山开出一片地,他妹妹的嫁妆不靠那死去的鸡也能有个着落。

    “大哥,你们带赵祺去扶棉花呗,种豆子一个人就够了,我领何舅爷去就成。”

    开荒这事许冬儿说过,她也不推脱,但她不想赵祺跟着碍事。

    她有自己的小心思。

    这两天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她都没能和何钰独处成,昨晚她想了想,不管她肚子咋回事,和何钰的事都得抓紧。

    何钰是她命中注定的夫君。

    她不能违背天命。

    “荒地难翻,还是让赵祺和他七舅一块去吧。”

    说着话,许大吉已经拉着许大利急急忙忙出了院门,生怕赵祺要跟着他们去扶棉花。

    前天带何钰去种棉花,好家伙,何钰锄起棉花来一锄一个准。

    今天再带赵祺这个没下过地的去,只怕地里棉花苗都不够他祸害的。

    让他去后山开荒是极好的安排。

    许冬儿不知那些,没办法,收拾完她喊上赵祺和何钰,拎着绿豆往后山去。

    何钰边走边叫苦,昨晚遭了大罪,本以为今天轮到他在家休息,没想突然冒出把锄头来,他哪哪都不舒坦。